《华夏酒报》是我的精神食粮

我在酒行业已经快27个年头了。一路走来,因为酒有过鲜花和掌声,也因为酒有过痛苦和磨难。当我在酒行业中感到迷茫和无助,也是人生低谷时,有幸遇见了《华夏酒报》。

于是,我每期认真阅读、学习、了解酒行业资讯,每次《华夏酒报》举办活动,我都积极报名参加。从而使我明确了目标,坚定了信心,在酒行业中努力前行。所以说,《华夏酒报》是我人生中的精神食粮和我生命中的精神导师。现在的我,人生思想丰富,幸福满满,正努力做好自己的产品,做细、做精致爱莲娜葡萄酒干红系列,嘉福久远礼品酒、文化酒系列等品牌。不仅如此,我还倡导“理性饮酒、健康饮酒、文明饮酒、安全饮酒”,做酒文化“正能量”的宣传者、畅导者、推动者,力争做江苏省酒业协会酒文化的“引领者”。

1993年到1998年,正处于计划经济过渡到市场经济期间。那段时间,南京市场上无论是国家名酒还是地方品牌,销售都十分火爆,特别是沙河王、孔府宴酒,大家都抢着进货。那时候我刚刚加入酒行业的队伍,只知道卖酒挣钱,低价进高价出,什么品牌好卖就卖什么品牌,只愁货源不愁销售。

红尖庄五粮液大家都是整车整车地进货,有的货还没有运到市场就被抢购一空了。为了寻找货源,我们有时都到江苏省的邻省,如安徽、山东、河南等省地区糖烟酒公司进货。那时候,我们生意兴隆,红红火火,俨然过着“躺着赚钱”的日子。但是人生就像坐过山车,往往到达高峰时,背后却隐藏着巨大的危机。由于忙于市场,缺乏公司管理,特别是资金管理、人员管理等,很快公司陷入了混乱。再加之市场不断变化,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无法继续经营,只能停业整顿。此时,我的人生走到了十字路口,迷茫了,不知所往,是选择放弃改行,还是痛定思痛,找问题、补短板,重整旗鼓再出发?

好在我有不服输的精神,最终,我选择学习南京大学工商管理MBA,又不断积极参加社会各项实践活动,特别是省、市举办的各种高层论坛。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2003年,我重操旧业,开办了南京金子来酒业有限公司。重新进入酒行业才发现,我国酿酒行业结构逐渐优化,已经从成长期步入了成熟发展期,新品种不断涌现。当时的公司没人、没钱也没有品牌,需要重新找产品、拓市场、建品牌,就这样折腾了一段时间,公司经营仍然没什么起色。

不久,和我一起创业的合作伙伴选择了离开,这无异于雪上加霜,再加上2003年的一场“非典”疫情使酿酒行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重创,我的人生再一次面临考验。

马云曾经讲过“做企业,就从来没有生意好做的时候”,这句话我深有体会。如果我不再从事酒水行业,那又能做什么呢?迷茫,是人生的必修课,能够认真思考自己的去向。最终,理智战胜了情感,我还是选择经营酒业生意,于是我又成立了南京鑫之慧酒业有限公司。公司成立初期,用钱的地方特别多,困难重重。但是我认定的事情不达目的不罢休,要做就一定做到最好。为了公司的长足发展,我恶补公司经营管理知识和与酒相关的文化知识,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公司经营逐步走向正轨,2008年,我又成立了南京朗福酒业公司,在经营中高端白酒的基础上,又布局了葡萄酒板块。

2012年之后,“塑化剂”风波、严控“三公消费”等系列事件,让酒业进入了长达数年的“调整期”,长期以公务消费为主的高端白酒逐渐转向民间消费为主。一系列的调整让我陷入了库存大、现金流不足、难以续签合作合同的困境,那时我真的累了,觉得快熬不下去了。可就在这关键时刻,无意中我翻阅了几期《华夏酒报》,如获至宝,《华夏酒报》上刊登的有关酒业经济的行情、信息和酒文化的内容,正是我所需要的。从此,我与《华夏酒报》结下了不解之缘,期期《华夏酒报》我都会认真阅读,每次《华夏酒报》举办活动,我都会积极报名参加。

“酒行业不是朝阳产业,也不是夕阳产业,而是永不落幕的产业”,这句话让我受益匪浅。我再一次坚定信心,明确目标,走酒业经济的这条道路,永不改变。于是,我横下心来,去了欧洲许多个国家,创立了新品牌“爱莲娜”系列干红葡萄酒。通过几年的努力,从2018年起,我又经营了“嘉福久远”系列白酒。

在消费升级、技术革新的大环境下,创建一个品牌、建设一个品牌变得更难了。但我通过阅读《华夏酒报》,及时了解酒业的前瞻信息和资讯;有《华夏酒报》这酒业风向标做指引,我努力在酒文化知识里钻研,在酒行业里深耕,尽一个酒业人应尽的责任,并不断传播酒文化的“正能量”,大力推广健康饮酒、理性饮酒的新风尚,为中国酒业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作者系南京朗福酒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编辑:闫秀梅

weixn


上一篇:大咖齐聚“莲城”,共商区域酒企文旅转型
下一篇:珍藏记忆的《华夏酒报》剪报本

你还会喜欢:

日之泉涉足白酒业地产业。
日之泉涉足白酒业地产业

重温手酿,传统酿酒工艺的价值再现。
重温手酿,传统酿酒工艺的价值再现

啤酒企业旺季突围战。
啤酒企业旺季突围战

徘徊在5亿元门口的区域品牌。
徘徊在5亿元门口的区域品牌

比“失身酒” 更可怕的 是监管失位。
比“失身酒” 更可怕的 是监管失位

让历史和文化长出牙齿。
让历史和文化长出牙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