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王秋芳大师

2019年9月20日下午,我陪同北京红星股份有限公司的领导匆匆赶到北京的清河急救站,探望正在抢救中的王秋芳老人。我对她大声地说:“您是红星的创始人,是红星的大功臣,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您!”王老的眼睛微微张开,嘴唇动了又动,我知道她有千言万语要讲,却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9月21日深夜,王老走完了她93年的人生历程。泪眼婆娑地望着王老的遗容,她的奋斗史又在我脑海中闪现。

一生有幸:参加了开国大典

1949年1月31日北平(北京)和平解放,人民政府决定对酒类实行专卖,同时筹建华北酒业专卖公司实验厂。建厂宗旨是:总结传统酿酒技艺,改变生产落后状况,节约酿酒用粮,尝试机械化生产。对厂址的要求是:考虑酿酒特点,不能离城区太近;为了工作方便,也不能离城区太远。

1949年5月6日,王秋芳和5位男同事各自骑上自行车,驮上半袋子面,从位于宽街北兵马司的专卖公司出发向东疾驶,去寻找建厂的厂址。出了朝阳门顺着坑坑洼洼的碎石铺就的路,来到八王坟路口西南角(如今的现代城)。这里背靠通惠河,又有几间破房和畜圈可以利用,大伙儿一合计,决定就在这儿建厂了。

实验厂成立不久接到重要通知,要在新中国成立之前生产出献礼酒。但当时的厂区一切从零开始,员工们把门板当床,把马棚猪圈改成宿舍,支起柴锅算是食堂。一天三顿窝窝头,个把星期改善一次伙食。

我曾问王老:“当时那么苦那么累,您一点儿都不怕吗?”王老回答:“当时大家热情都很高,要为新中国建设出点儿力,所以没有喊苦嚷累的,但要说害怕、畏难一点儿都没有那也是假话,但是最难的是不方便。过去白酒业有个规矩,女人不准进酒坊,一是把女人当作不祥之物,认为女人进来会少出酒;二是酿酒的酒房温度高,工人劳动强度大,出汗特别多,干活儿不穿衣服。我那时20岁出头儿还没结婚,但作为化验员又必须到酒坊去取样品化验,所以特别不方便。情急之下我想了一个招儿,离酒房老远就扯着嗓子大声吆喝,让里面的一个人穿上衣服出来把酒样交给我。后来,情况就逐渐转变了。”

作为北京白酒业第一位女职工,王秋芳巾帼不让须眉。她和男同事一样起早贪黑、摸爬滚打,挖窖池、装甑锅、育酒曲,终于在1949年9月生产出第一批瓶装红星二锅头酒,作为迎接新中国诞生的献礼酒。

由于完成任务出色,1949年10月1日,王秋芳等30多名实验厂员工被批准参加开国大典,成为新中国成立的见证者。“我们当时站的位置,就在天安门广场的东边,南池子的南口,这是我们付出这么多劳动、克服这么多困难后,得来的荣誉和成果。所以,我们感觉非常光荣!参加开国大典,是我一生最大的荣幸!”王老自豪地说。

一次创业:改造传统白酒生产

建厂初期的一项主要任务就是将二锅头传统技艺进行科学总结,实现二锅头酒生产的规范化。为此试验厂成立了研究室,由王秋芳负责招聘人员、购置化验设备。工作的内容,就是采集二锅头生产流程的各项基础数据,把酿酒技艺从以技师经验为主转变为以科学控制为主,以保证二锅头酒质量的稳定性、一致性。

王秋芳同工人技师一起酿酒,从原料粉碎、酒曲制作、粮食蒸煮、入池发酵、酒醅蒸馏、品评勾兑等各个工序,总结传统的眼观、鼻闻、手捏、脚踢等技艺所对应的酒精度、水分含量、入池温度、发酵时间等。每一组数据的完成都要反复取样、化验、对比、分析,王秋芳最终总结出一个规律性的工艺流程方案,起草了《传承北京二锅头的分析方法及产品质量标准草案》,实现了以科学化的生产代替经验型的生产。二锅头生产由此迈上了一个新台阶,王老也成为传承创新二锅头技艺的一代宗师。

实验厂的另一个实验任务就是用机械化代替手工操作,减轻工人的劳动强度。

王秋芳等人第一个研究试制的是刮板出池机。因为酿酒用的发酵池有两三米深,在蒸酒前,工人得在池子里一锹一锹地把发酵好的酒醅扬到池子上面,不但费力气而且费时间。为改变这种状况,他们琢磨出刮板出池机,类似于循环转动的“洗衣板”,伸进发酵池,工人只要把酒醅撩到刮板上就行了,酒醅在刮板上由机械带动就可以从池底翻到池上。实验成功后,工人们高兴地说:“这玩艺儿太好了,不用再靠肩膀子往上扬了,这么多年的难题让你们解决了!”

王秋芳还参与了扬渣机、机械活动甑盖和冷却工序机械化的研制工作,初步实现了从手工劳动向机械化生产的转变。

上一篇:珍藏记忆的《华夏酒报》剪报本
下一篇:借民俗传统文化打造白酒IP变现路径

你还会喜欢:

幽幽莲香里,寻味到湘潭。
幽幽莲香里,寻味到湘潭

发挥集群效应,政府支持不可或缺。
发挥集群效应,政府支持不可或缺

有图片的情人节说说:你的情人节,却是我的情。
有图片的情人节说说:你的情人节,却是我的情

一句话的空间说说:当你说没事的时候,心里多。
一句话的空间说说:当你说没事的时候,心里多

禁“公款”不禁“消费”,“高档酒水”标准需细化。
禁“公款”不禁“消费”,“高档酒水”标准需细化

联想孔府家。
联想孔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