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飘香,白酒国际化负重致远

1.72万千升、6.51亿美元,这是2018年中国白酒的出口量和出口总额。

相比各类烈酒8.31万千升的进口量和14.13亿美元的进口额,这组数字看上去并不漂亮。

尽管如此,近年来中国白酒企业在“走出去”方面仍进行了有益尝试,并取得一定进展。正如中国酒业协会理事长王延才所说,国际化依然在产业内是一个“小事”,但正是这个“小事”或许决定白酒产业发展的历史进程。事实上,无论从国际市场还是国内产能看,白酒国际化空间巨大。

白酒国际化呼声日益高涨

2017年以来,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积极落实,一大批名酒企业主动“走出去”,大力实施产品国际化、品牌国际化、市场国际化战略,深度拥抱全球市场,在积极参与世界经济复苏的进程中,以更加稳健的步伐在国际市场上掀起了“中国酒旋风”。

这之中,茅台在国际化的道路上起到了行业开拓者和引领者的作用。

自2015年起,茅台开始实施“一带一路”品牌推荐活动,大力发展海外市场。到2017年,茅台海外市场营收已达到23亿元,海外经销商总量突破100家,是近年来茅台海外市场最大规模、最大幅度增长。也是这一年,“贵州茅台”一举超越帝亚吉欧,成为全球市值第一的烈酒企业,此后,茅台加速推进海外市场品牌开拓。据悉,茅台销售网络遍布五大洲和全球重要免税口岸,已在78个国家设立营销网点。

“从销售贡献比例来看,市场重心在国内。但是,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视国际市场的贡献率。”茅台集团董事长李保芳在2019年3月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前接受采访时表示,从长期战略来看,茅台将一步加速国际化步伐。

对标世界一流酒企的五粮液也在加快自身的国际化进程。2017年,五粮液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曙光履新,在他的带领下,五粮液快速走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经贸交流与产业投资合作,在向着更广阔市场辐射的同时,也让国外消费者熟悉五粮液这张香飘世界的“中国名片”。此外,为延伸国际化的产品价值链,满足消费新需求,五粮液推出低度白酒产品和国际版五粮液,以全球化的视野和定位,布局海外市场。

相比茅台和五粮液,洋河用一场场海外地推品鉴活动吸引了大批消费者,两年的时间走过英国、奥利地、加拿大、日本、韩国、泰国等多个国家。泸州老窖则展开了一系列“让世界品味中国”的全球文化之旅,还参与国外重大高端活动,成为澳网全球范围的官方合作伙伴,从中国品牌向世界级品牌升级。

汾酒同样借助高端活动,加速品牌的国际化进程。2017年,汾酒成为欧亚经济论坛官方指定用酒;2018年,汾酒在奏响“美国三部曲”、唱响“欧洲好声音”之后,提出在国外建厂等方式,以“本土化”接近国际市场,适应国际化发展规则;2019年8月,汾酒承办了2019(山西·杏花村)比利时布鲁塞尔国际烈性酒大奖赛,9月,汾酒还将承办第三届山西(汾阳·杏花村)世界酒文化博览会,为中国白酒行业提供一个行业盘点、公正评价、走向世界的机会。

在名酒企业的带领下,白酒的竞争已上升到了国际化高度,不仅大大提高了酒企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还促使白酒国际化以一种新形式加速迈进。

2018年5月,中国酒业协会带头组织,携手贵州茅台、五粮液、苏酒集团、泸州老窖、山西汾酒、古井贡酒、劲牌公司、北京牛栏山酒厂、北京红星、青海互助青稞酒等白酒企业齐聚波兰参展,并考察东欧白酒市场,拉开中国白酒集体进军东欧市场的序幕。

同年10月14日~22日,由比利时布鲁塞尔国际酒类大奖赛组委会、华夏酒报社、北京国际酒类交易所和中国副食流通协会酒类专业委员会主办的“比利时·世界名品博览会——中国世界名品展”在比利时举行。期间,布鲁塞尔市长玛丽雅洛女士和比利时布鲁塞尔国际酒类大奖赛组委会主席卜度安·哈弗先生亲自向26家中国白酒企业颁发了大赛证书和奖章,中国白酒在欧洲再次亮相。

不得不说,白酒国际化已由“单兵作战”,逐步转向“抱团看世界”。

此外,从今年8月1日起,中国白酒也加入到英国葡萄酒及烈酒教育基金会(WSET)的第三级烈酒认证课程。极大程度地推动了白酒的国际化进程,让国际消费者对中国白酒形成一个清晰的认识,并将中国白酒概念深入人心。

国际化之路仍任重道远

上一篇:趁势突围,区域名酒从省内挺进全国
下一篇:十年,见证中国垂直电商进化史

你还会喜欢:

情感语录大全:最幸福的是我爱你,刚好你也爱。
情感语录大全:最幸福的是我爱你,刚好你也爱

(糖酒会快讯)武汉国博中心180款稀世名酒静待赏鉴。
(糖酒会快讯)武汉国博中心180款稀世名酒静待赏鉴

老酒成收藏界“黑马”备受关注。
老酒成收藏界“黑马”备受关注

“食盐含毒”谣言再起 中国食品辟谣联盟:国产食盐安全有保障。
“食盐含毒”谣言再起 中国食品辟谣联盟:国产食盐安全有保障

世界酒业联盟2016年会在贵阳召开,发布全球酒业发展报告。
世界酒业联盟2016年会在贵阳召开,发布全球酒业发展报告

当“烟台红”遭遇“泉州红”。
当“烟台红”遭遇“泉州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