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场酒业精英的思想盛宴

由中国酒类流通协会、中国副食流通协会、中国诗酒文化协会、中国酒业新闻网主办的中国千商大会·岳塘酒业峰会将于9月6日在湖南省湘潭市拉开帷幕,来自全国各地的企业家将汇聚在湘潭,以“与新时代同行,致敬中国酒业70年”为主题,共商行业发展,为中国酒业谋振兴,为世界酒业添光彩。中国千商大会组委会办公室主任熊玉亮对《华夏酒报》记者说:“中国千商大会定位是一场思想交流的盛会,目标是打造高精端的中国酒业的思想讨论会,做中国酒业‘博鳌论坛版’的思想盛宴,通过后期的逐步拓展,中国千商大会将以会带展、以展促会,让千商大会内容更加丰富多彩。”

红色精神指导酒业新发展

经过六年的调整期,白酒行业的竞争格局日渐清晰,高端酒和次高端酒竞争激烈,高端名酒与区域龙头品牌集中度提高,成为消费者优先选择的依据,白酒企业也正在加速“年轻化、个性化”战略。而快速变化的消费模式也为酒行业带来了一个又一个新的风潮,互联网营销、体验营销等酒类流通创新体系成型,在这样的背景下,酒业需要一个指引方向。

而本次中国千商大会也正处在特殊的节点上,顺时应势。熊玉亮介绍道:“这次中国千商大会恰逢两个时间节点,一是千商大会创办十周年。始办于2009年的中国千商大会到如今共举办了五届,经历了整十年;二是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国家飞速发展,酒业也经历了70年风雨,进入到了新的发展周期。”

在这样重大且极具纪念意义的时间节点上举办此次千商大会,并将大会的举办地定在湖南湘潭——毛主席的故乡,就是要通过毛泽东思想积极推动中国酒业的前进与发展。熊玉亮说道:“毛泽东思想能建立新中国,毛泽东思想也能指导中国酒业新发展。”

为纪念毛主席的丰功伟绩,中国千商大会主办方将举办一场为毛主席敬酒的仪式,并邀请了研究毛泽东思想的专家——中国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江英为参会者带来主题为《用毛泽东思想经典著作指导后中国名酒时代发展》的演讲,为参展商讲解如何以毛泽东思想为指导,重新审视酒业走过的道路,在酒业的新时代和新模式中,探索发展新思路。

新展新会带来行业新探索

2019中国千商大会·岳塘酒业峰会期间,将对为中国酒业做出贡献的人物、品牌以及产品颁奖。通过为期一个月的征集投票,千商大会将举办第四届中国酒业华商奖颁奖礼,2018影响中国酒业的华商人物、2018影响中国酒业的品牌及产品,以及第三届中国酒业终身成就奖和中国特色名酒颁奖典礼,以礼赞那些对行业发展有着杰出贡献、甘为行业发展耗尽心力的行业脊梁。

本次千商大会也将为北京正一堂营销咨询有限公司、北京卓鹏品牌营销咨询有限公司、石家庄黑格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三家智库机构颁发特聘证书,这三家机构也将为大会提供品牌管理、渠道管理、市场营销等全方位的智力支持,并分别承办了“豹变”引领未来——中国酒商的“湘潭会议”暨第17届中国酒业沙龙、“重构人货场,赢在新高端”——中国酒业新高端新团购营销论坛、“中国酒庄新经济,酒旅融合新打法”——区域名牌小而美营销论坛,三场分论坛必将为参展商带来不小的收获。

中国千商大会亦得到了中国(中部)岳塘国际商贸城的大力支持。岳塘国际商贸城占地1万多亩,酒水交易区有16万平方米的展览面积,在这个基础上,新交易模式的现场交流会及韶山夜话活动将与中国千商大会同期开办,届时,将有全国知名的糖酒食品酒类品牌参加现场的交易会。中国千商大会组委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华夏酒报总编辑、中国酒业新闻网总编辑韩文友告诉记者:“在中国糖酒食品新交易模式岳塘现场会、中国千商大会·岳塘酒业峰会开幕式现场等,将公开展示我国糖酒食品行业近年来发展的最新成果。”

岳塘国际商贸城位于长株潭三座城市的几何中心,集商品展示交易、现代物流、智慧仓储、新型工业、电子商务、国际会展、旅游购物、文化创意、总部基地为一体。熊玉亮认为,岳塘商贸城的位置非常好,为大会及中国糖酒食品新交易模式等提供了一个平台,目前这个项目尚处于尝试发展阶段,参展规模相对较小,希望通过这次活动进一步推动参展商和大众了解岳塘商贸城的定位、布局和发展战略,组委会也将继续搭建桥梁,让更多国内一线的酒类食品品牌入驻中国中部岳塘国际商贸城。

上一篇:酒业新未来,名酒复兴与“寡头”引领
下一篇:数字赋能,厂商携手“共饮”新零售

你还会喜欢:

“食盐含毒”谣言再起 中国食品辟谣联盟:国产食盐安全有保障。
“食盐含毒”谣言再起 中国食品辟谣联盟:国产食盐安全有保障

老酒成收藏界“黑马”备受关注。
老酒成收藏界“黑马”备受关注

情感语录大全:最幸福的是我爱你,刚好你也爱。
情感语录大全:最幸福的是我爱你,刚好你也爱

(糖酒会快讯)武汉国博中心180款稀世名酒静待赏鉴。
(糖酒会快讯)武汉国博中心180款稀世名酒静待赏鉴

世界酒业联盟2016年会在贵阳召开,发布全球酒业发展报告。
世界酒业联盟2016年会在贵阳召开,发布全球酒业发展报告

当“烟台红”遭遇“泉州红”。
当“烟台红”遭遇“泉州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