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中国酒业语录

抚今追昔,第五届全国评酒会最大的贡献,是为全行业树立起优质名牌产品的标杆,为白酒产业奠定和积累了丰厚的品牌资产。继往开来,我们要谋划新未来,实现新梦想,坚持推动白酒行业高质量发展,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做出新的贡献!

——11月9日,在《华夏酒报》创刊30周年盛典和《中国名酒30年》新书首发之际,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副会长兼秘书长马勇就第五届全国评酒会的举办情况,以及30年来对中国酒类行业发展的重要意义,进行了回顾与展望。
 

中国白酒属天酿美酒,自然发酵,多样化、个性化特征显著,但长期以来,低水平竞争导致同质化现象严重,行业需要共同打造规则、相互支持、共同保护资源,差异化发展,共享成长。——2月16日,在“2019贵州白酒企业发展圆桌会议”上,中国酒业协会理事长王延才就贵州白酒产业如何竞合发展与参会嘉宾做了分享。
 

用全球化视角审视清香类型白酒的优势,用国际化思维去思考清香类型白酒的发展,对酒行业将是一个巨大的促进。

——3月18日,在2019国际清香(成都)论坛上,中国酒类流通协会会长王新国针对清香类型白酒的发展发表了上述观点。
 

从相关数据分析来看,目前白酒业正处在一个良性发展的好时期。随着消费升级趋势的进一步提升,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中国酒行业的结构性调整速度将不断加快。——6月12日,在中国高端酒展览会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副食流通协会会长何继红分析指出。
 

名酒和消费者之间的供需矛盾还是非常强烈的。但在中低端酒市场,白酒行业面临着很多酒种的挑战,也面临很多压力。实际上,这两年整个酒业产量没有增长甚至有所下降,但好酒的市场表现非常出色,因此进入了一个“不缺酒、长期缺好酒”的时代。

——10月18日,第十四届中国国际酒业博览会期间,中国酒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宋书玉发表了上述观点。
 

清香类型白酒与国际流行的烈酒口味最相似,经适当调整,容易与国际消费接轨,打开国际市场。清香得天下,我认为这并不遥远。——3月18日,在2019国际清香(成都)论坛期间,著名白酒专家高景炎对清香类型白酒的发展谈了自己的看法。
 

白酒的产品质量可以升级、品质可以升级,但区域酒企要注意,不能一味地向消费者宣传质量提高,酒的口感要保持稳定。

——著名白酒专家梁邦昌在谈到酒文化打造时称,区域酒企要形成一个可持续传播的文化体系,继而通过文化传播彰显产品和品牌的文化价值。
 

这些年,我们一直在围绕主业,认认真真做好这瓶酒。说到底,酒生产出来了,最为重要的是要让消费者买过去、喝下去。这也应当是实体企业的终极目标。——12月2日,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保芳应邀出席2019中国企业家博鳌论坛主论坛圆桌会议时,就传统“老字号”制造业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国际名酒联盟成员应该加强全球酒业的多元合作,促进全球酒业的开放共享;利用联盟成员的全球资源网络,联合开展世界名酒全球巡展,推动形成更加开放的酒业市场;提升酒类企业社会责任感,加快构建全球酒业共同体。——12月17日,在第三届中国国际名酒文化节·2019国际名酒联盟高层峰会上,五粮液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曙光发表了上述观点。
 

未来五年,需要可持续增长、高质量增长。而高质量增长首先是高品质增长,行业已经就此达成共识。——在10月18日举行的第十四届酒博会的国际名酒论坛上,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王耀表示,目前,白酒行业在竞合式发展,企业都在抱团,中国白酒行业形成欣欣向荣的好局面。
 

泸州老窖有责任、有义务,引领固态酿造产业的转型升级,愿与高校、科研院所、兄弟企业通力合作,共同推动固酿产业绿色高质量发展,让智能、高效、健康、品质成为中国酿造的代名词。

——11月13日至15日,在“食品饮料高效加工及检测技术创新”论坛暨2019国家固态酿造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年会期间,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刘淼做了上述发言。
 

要实现新周期的高质量发展,中国白酒头部企业必须解决“供应跟不上需求、物质跟不上精神、研究跟不上发展”的矛盾。
——7月13日,在汾酒研究院揭牌仪式上,汾酒集团董事长李秋喜说。
 

上一篇:文化先行,东北白酒破僵局
下一篇:料酒市场将告别“低价竞争”

你还会喜欢:

(糖酒会快讯)武汉国博中心180款稀世名酒静待赏鉴。
(糖酒会快讯)武汉国博中心180款稀世名酒静待赏鉴

老酒成收藏界“黑马”备受关注。
老酒成收藏界“黑马”备受关注

世界酒业联盟2016年会在贵阳召开,发布全球酒业发展报告。
世界酒业联盟2016年会在贵阳召开,发布全球酒业发展报告

“食盐含毒”谣言再起 中国食品辟谣联盟:国产食盐安全有保障。
“食盐含毒”谣言再起 中国食品辟谣联盟:国产食盐安全有保障

情感语录大全:最幸福的是我爱你,刚好你也爱。
情感语录大全:最幸福的是我爱你,刚好你也爱

当“烟台红”遭遇“泉州红”。
当“烟台红”遭遇“泉州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