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葡萄酒回归到“酒”的本质

7月12日下午,以“论葡萄酒定位、教育与仪式感”为主题的第19届葡界论坛举行。著名葡萄酒行业观察家、评论家、葡界论坛创始人董树国担任论坛主席,葡萄酒著名营销策划专家、葡界论坛联合创始人王德惠主持了本届论坛,本届论坛邀请了中国农业大学园艺学院果树系教授、教育部新世纪人才马会勤,吉林省通化市常务副市长经希军,中国首位独立酒评人、著名葡萄酒作家吴书仙,国家一级品酒师、高级酿酒师、中国酒业协会葡萄酒分会副秘书长张春娅,北京正一堂战咨询机构董事长杨光,宁夏大学葡萄酒学院院长张亚红,美酒翰林院院长、葡萄酒作家李丽7位嘉宾。论坛期间,各位嘉宾围绕“葡萄酒定位、教育与仪式感”的主题展开了深入交流与探讨,为中国葡萄酒市场的培育和葡萄酒文化的推广以及葡萄酒教育等出谋划策。

改变,只有落地才能生根

董树国

著名葡萄酒行业观察家

评论家、葡界论坛创始人


在论坛上,董树国发表了《改变,只有落地才能生根》的主旨演讲。

董树国表示“葡萄酒的定义是没问题的,但葡萄酒的定位出了问题,针对终端消费来说我们应该给葡萄酒重新定位。”

中国市场中的葡萄酒开始从高端入市,到现在一直以此为基调做出的各种培训、各种教育也出了问题,葡萄酒无非就是带有酒精的葡萄饮料,不要把葡萄酒搞得神乎其神,高高在上,要撕去所谓的教条的仪式感伪装,你不能也不可能把老百姓都搞成专家学者,老百姓记不住那么多产区、品种和品牌。

中国葡萄酒市场发展缓慢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没有大众化,不同的培训体系又各自形成自己的江湖,大众面对葡萄酒更是云里雾里。这需要改变,不破就不立,破什么?怎么破?又怎么立?这些问题有待于讨论和研究。

董树国简单回顾梳理了中国葡萄酒市场发展的阶段特点。

董树国认为,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关税下调,国门洞开,从2001年至2018年这十七年间,中国葡萄酒的产业与市场可谓跌宕起伏、风雨飘摇、波澜壮阔。我把这十七年及当下正在经历着的总结成四个阶段:文化缺失的盲从阶段;价格不透明的暴利时段;资本转向的合作阶段;理性消费的趋势时期。无论怎么划分,有一个事实就是,市场在经历了茫然、冷冬、浮躁、热忱和喜悦之后,热热闹闹地向前发展着,迎来了葡萄酒的大流通时代!

从1996年到2018年,这22年间葡萄酒进口量在我国增长了162倍!进口酒蜂拥而至,带来了他们的葡萄酒文化,改变了国人对葡萄酒的认知,也深刻影响了我国葡萄酒产业与市场的发展。

可以说,正确引导消费者和普及葡萄酒知识与文化,中外葡萄酒文化的碰撞与交流催化了中国葡萄酒市场的日趋成熟。

董树国认为,学习与效仿是不同的,拿来主义和照搬思想亦是不同的。如果完全效仿和照搬他们的礼仪、文化等等,甚至主张放下筷子,拿起刀叉,在某种程度上,这就是一种文化殖民。长此以往,我们自己的东西在哪里?难道这不是阻碍国产酒市场发展缓慢的原因之一吗?不能大众化,就得与进口酒在金字塔尖拼杀;不能普及更适合国人的葡萄酒知识文化和培训教育,就只能在不到一亿人的消费人群里“切蛋糕”抢粉丝。

中国葡萄酒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为主流酒种类的代表。但相比白酒和啤酒,体量还很小,发展还比较缓慢。除了葡萄酒自身的商品属性外,其“高大上”、洋培训和洋仪式感等问题,也是阻碍葡萄酒普及的重要原因。

改变,只有改变,融合中国自身的传统文化去贴近消费者,激活国人传统的饮酒仪式,拉近渐行渐远的消费观念和葡萄酒的认知距离,用中国自己的文化教育新方式逐渐消除其被神化的繁琐感,只有落地才能生根。

7位嘉宾各抒己见

主持人王德惠引导7位嘉宾围绕“论葡萄酒定位、教育与仪式感”主题从不同角度进行了深入观点阐述。

王德惠

葡萄酒著名营销策划专家

葡界论坛联合创始人


中国农业大学园艺学院果树系教授、教育部新世纪人才马会勤指出,葡萄酒教育结构和教育体制需要调整,要加强实践能力的培养。目前,一些所谓“网红”利用碎片化信息在网络上发布一些断章取义的言论,导致消费者对葡萄酒认知出现偏差或错误。葡萄酒教育是推动产业成长、促进企业进步的重要力量。然而,教育不是单纯的说教,更不是脱离时代的自我沉醉,教育的重点不在于教,而在于如何育。

吉林省通化市常务副市长经希军围绕在全新的葡萄酒观念下,政府层面该如何更好地促进葡萄酒产业发展阐述了观点。

上一篇:2014,捧出酒业新希望
下一篇:培育消费者对酒的正确认识

你还会喜欢:

名酒酝酿营销变革直指终端。
名酒酝酿营销变革直指终端

探索白酒“走出去”新思路。
探索白酒“走出去”新思路

 兼容并蓄,清香白酒企业的“和而不同”。
兼容并蓄,清香白酒企业的“和而不同”

发现最具影响力的酒业“华商”。
发现最具影响力的酒业“华商”

“营改增”全面推广之后 酒类消费税改革加速推进。
“营改增”全面推广之后 酒类消费税改革加速推进

伤感文字控说说图片:无话不说是我们的曾经,。
伤感文字控说说图片:无话不说是我们的曾经,